清河之浜

最近看史书,觉得刘裕和张茂度这对很rio啊,张茂度是子房的后代,刘裕据说也是刘邦的后代,两个人还同名,张茂度名裕,因为和刘裕重名史书才称为张茂度。刘裕是南朝宋的开国皇帝,他非常尊重张良,给张良在留城修庙。张茂度是刘裕的开国功臣,两人不少微妙可萌的地方。

一开始天行九歌就立意不正,倒贴琅琊榜吹权谋,强行把自己觉得时髦的人设安韩非头上,无视历史韩非是个口吃,作为法家代表人物更是反对任侠和儒家,也看不起纵横家。明明是琅琊榜的梅长苏人设参考了历史的张良,现在倒打一耙说张良是韩非的影子了,谁学谁的啊?简直可笑之极!
强行卖腐,历史张良根本就是和韩非毫不相干的人,非要强行拉郎。你以为秦时张良的智慧人设为何成功?那是沾了历史谋圣的历史光环罢了。活成韩非的样子,哈哈哈,笑死人了!明明是天行九歌抄袭琅琊榜的梅长苏人设,梅长苏借鉴子房人设,谁先谁后搞清楚!
还有什么姬无夜啊,不知道张氏和韩氏都出自姬姓么?不知道子房和韩非差了30岁,明明正篇秦时说过忘年交,知道忘年什么意思么?何况历史上还根本不交呢!不知道历史上张良爷爷和爸爸都早死了,他少年时代一个人长大还喜欢任侠,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么?不知道他还有个弟弟么?
不知道历史上韩国夹在秦、楚、魏、赵之间,地方最小,是四国走廊之地的么?不知道韩国历史上变法的申不害的么?这位才是真强过韩的,奈何韩国的地理位置天生发展不起来!什么天下一百我要九十九的,什么我大韩的,天九里写的韩国太可笑了,远不如历史上可爱!
不知道韩非的法家思想本质是和任侠热爱自由的张良完全背离的么?强艹侠义人设,不怕历史韩非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么?历史为骨,挫骨扬灰,这样的天九官博还好意思吹嘘自己,什么你们不懂,就你懂!懂个毛线!
蹭了历史人物的福利,却丝毫不懂得尊重,自大之极!本来就没那个脑子写好剧情,靠的就是堆砌时髦人设!建议以后玄机还是老老实实给人家代工,别自己异想天开编剧了!
就你懂,赶紧跟我说说到底你眼里的张良是什么样子啊?难怪越来越糊,立意不正,自大自狂!
麻烦官方醒醒,出去看看,这世界别人都在进步,就你们固步自封还以自我为中心,导致秦时老粉对官方越来越失望,走的越来越多!

玄机真是我见过最极品的官方,难怪作的自己越来越糊

https://m.weibo.cn/1739610754/4109568537195606
长微博在这,扒皮官方长期的错误导向和屡教不改,最后挂粉“你不懂他” 
https://m.weibo.cn/5314681559/4109827414260576
这是前天被挂的粉丝写的关于为什么反对替身论的声明  

虽然已经取消了对秦时明月和天行九歌的关注,但作为张良粉,还是转下吧,玄机呵呵你一脸


历史上的张良,师承太公兵法,公认为姜太公的弟子;被公认为谋圣,正史定为兵家,武庙亚圣。张良出身贵族,但毫无骄矜之气,少年时代即任侠和快意恩仇,博浪锥刺秦激励无数后世;少年游侠,中年游宦,老年游仙,被历代无数人士所称颂;家学渊源,后代在唐朝出了十位宰相,还创立了一门道教。张良有勇气有谋略,是彻底的实干家,他和某个说着“侠以武犯禁、儒以文乱法”的人思想完全背离,历史毫无交集,差了足足30岁,更不可能欣赏这位法家人物,望周知!玄机你再拉踩历史人物,那简直就是自毁长城!还有,我现在彻底出玄机坑了,当年买的周边,毕竟是喜欢的人,就不烧给官方看了!官方再也不见!

关于读《汉书张良传》下酒的典故

宋人龚明之《中吴纪闻》卷二有“苏子美饮酒”一节,说到名士苏舜钦“《汉书》下酒”的生动故事,其大意是说:说苏舜钦每晚读书,都要饮一斗酒,岳丈杜衍心存疑惑,派子弟私下察看,发现苏舜钦读《汉书·张良传》,一有感慨,就饮一大杯(满引一大白),再有感慨,就又喝一大杯(复举一大白)。杜衍听说,笑道:有如此下物,一斗诚不为多也! 

此事多次见于后人记载。明人吴从先《小窗自纪》也提到这一故事,并且以其他史书和《汉书》比较:“苏子美读《汉书》,以此下酒,百斗不足多。予读《南唐书》,一斗便醉。” 

苏舜钦饮酒读《汉书》的事迹,可以说明《汉书》曾经具有相当普遍的文化影响和不同寻常的文化魅力。此后,“《汉书》下酒”竟然成了著名的典故,清代著名剧作家孔尚任在《桃花扇》第四出《侦戏》中就曾经写道:“且把抄本赐教,权当《汉书》下酒罢。”  

关于张良的成语

误中副车—— 《史记·留侯世家》:秦皇帝东游,良与客狙击秦始皇博浪沙中,误中副车。

偃革为轩、倒置干戈—— 倒着藏放兵器,表示不再打仗。《史记·留侯世家》“其不可四矣。殷事已毕,偃革为轩,倒置干戈,覆以虎皮,以示天下不复用兵。今陛下能偃武行文,不复用兵乎?” 

孺子可教—— 指年轻人可培养。 《史记·留侯世家》这个太熟了

助纣为虐(助桀为虐)—— 比喻帮助坏人干坏事。 
忠言逆耳—— 逆耳:不顺耳。正直的劝告听起来不顺耳,但有利于改正缺点错误。以及良药苦口 原毒药后演变为良药。
均出自《史记·留侯世家》“沛公入秦宫,宫室帷帐狗马重宝妇女以千数,意欲留居之。樊哙谏沛公出舍。沛公不听。良曰:“夫秦为无道,故沛公得至此。夫为天下除残贼,宜缟素为资。今始入秦,即安其乐,此所谓‘助桀为虐’。且‘忠言逆耳利于行,毒药苦口利于病’,愿沛公听樊哙言。”沛公乃还军霸上。 

运筹帷帐、决胜千里—— 谓拟订作战策略以获取战斗胜利。语本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:“夫运筹策帷帐之中,决胜于千里之外,吾不如子房(张良)。” 

烧绝栈道--《史记·留侯世家》良因说汉王曰:“王何不烧绝所过栈道,示天下无还心,以固项王意。”乃使良还。行,烧绝栈道。 
不过一般都说明烧栈道 暗度陈仓 

张良借箸—— 张良:西汉时刘邦的谋臣。箸:筷子。张良借(刘邦的)筷子为他筹画指点。比喻出谋划策。 

不胜桮杓—— 桮杓bēisháo:桮,古同“杯”,酒具,借指饮酒。谓酒量有限,不能再饮。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:张良入谢曰:‘沛公不胜桮杓,不能辞。’ 

独当一面——出自《史记·留侯世家》 : 良进曰:“九江王黥布,楚枭将,与项王有郄;彭越与齐王田荣反梁地:此两人可急使。而汉王之将独韩信可属大事,当一面。即欲捐之,捐之此三人,则楚可破也。” 


另外不是张良本人说或做,但是出自《留侯世家》的成语还有 
衣冠甚伟、立锥之地、使羊将狼、坐沙中语、一举千里、魁梧奇伟、羽翼已成、白驹过隙等

另有天府之国、不知所为等,虽然有其他类似的先出现,但是主要成名于《留侯世家》



无意中翻到的,突然觉得这个好像婚书,刘先生是证婚人

很厉害的对张良孺子可教的解读,真的在这个故事里读到了兵法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955462/index_9.html

教授对子房哥哥褥子可教的解读,太厉害了,文字行间多次机锋,几次交手,暗合兵法

转载:侠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人生理想 今天的子房还是苏苏苏

      在中国文化主体格局下,侠文化深刻地影响到了中国传统的人生理想。
  少年游侠,中年游宦,老年游仙。这三句话,是对西汉开国功臣留侯张良人生模式的总结。
  张良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历史人物。他出生于韩国贵族之家。韩国灭亡时,张良因年幼未授官职,但他早已有了强烈的报国之心。韩国的灭亡,对他来说,是命运的一个根本性的急转,他不再是贵族,而由庙堂走入了江湖。他来不及埋葬死去的兄弟,他荡尽家财结交刺客,从此进入了一个武林江湖之侠的世界。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使120斤大铁锤的勇士,在博浪沙狙击巡游天下的秦始皇,可惜功亏一篑,只击中了副车。从此,他不得不亡命江湖,更名改姓,最后在下邳找到了落脚之地。
  下邳圯上的一次奇遇,奠定了他人生“三游”的基础。他以从容、忍让、谦退的敬老之心,获得神仙黄石公的青睐,交给他《太公兵法》秘籍。十年之间,他成为下邳“少年”的首领,俨然一代大侠。陈胜起义,张良率侠客百余人自成一军,路上遇到了沛公刘邦,遂投于刘邦麾下。其后辅助刘邦,一统天下。汉初论功行赏,封为留侯。
  汉高祖六年,张良促成刘邦定都关中。时天下大定,他“即道引不食谷,杜门不出岁余”。直到戚夫人得宠,刘邦想废太子立赵王如意,张良为太子出主意,招来他的“云霞之友”当世大隐“商山四皓”,在汉高祖十二年使太子地位得到巩固。这一年,刘邦驾崩。
  其后八年,张良去世。据道家经典,他“解形于世,葬于龙首原。赤眉之乱,人发其墓,但见黄石枕,化而飞去,若流星焉,不见其尸形衣冠,得素书一篇及兵略数章。子房登仙,位为太玄童子,常从老君于太清之中。其孙道陵得道,朝昆仑之夕,子房往焉。”
  张良的一生,最后落笔的是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  他那雍容悠闲的结局,令人羡慕;他那壮怀激烈的经历,令人遐想;他那平定天下、位极人臣的功绩,令人叹为观止。司马迁感叹说:“余以为其人计魁梧奇伟,至见其图,状貌如妇人好女。”这又开启了才如子建、貌如潘安而又内蕴着刚强激烈与力的崇尚的名士之侠风貌的先河。
  “少年游侠,中年游宦,老年游仙”遂成为中国传统文化视野下完美圆满、优游闲雅、和融同光的高级人生模式。
  “游宦”就是作官。在中年人生最旺盛的时代,把精力投向官场,去博得现实社会中世俗生活的辉煌。
  游宦作官,在传统主流文化的引导下,成为中国古代最重要的人生追求。儒家文化主体地位的确立,更使这种倾向得到强化。子思《中庸》第二十章说:“子曰:‘好学近乎知,力行近乎仁,知耻近乎勇。’知斯三者,则知所以修身;知所以修身,则知所以治人;知所以治人,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。”其最后的人生层次,是“天下国家”,而报“天下国家”的途径是对现实政治的参与,最直接的就是作官。董仲舒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儒学上升为大一统封建帝国的统治思想,带来了儒学的极大繁荣,也带来了儒生在世俗社会中的现实利益。在历次中外文化的交流与冲突中,儒学抵挡住了来自其他各种文化的冲击,牢固地踞于中国文化的主流地位,儒学治国平天下的追求,也随之成为中国文化中人生价值的主流追求,其现实途径是作官,而文化中则弥漫了一股“官本位”的浓雾。
  孔子说:“三十而立。”游宦是中年之事,因此它并不妨碍“而立”之前自由挥洒的豪情,于是有“少年游侠”;它也无妨于官场半生而厌倦于“利禄之路”后功成身退,超然于身心的倦怠,追求生命的永恒,于是有“老年游仙”。
  游侠与游仙,并不妨碍文化主流精神的承传,也有了余地可以将自我的个性充分地张扬、发舒。于是“三游”成为传统文化主流基础上融合万类的一种圆满人生结局。
  (选自韩云波《中国侠文化》,有改动)